论虐文如何变成甜文: 37、做君子好难

您现在阅读的是蒲公英书城www.parasc.com提供的《论虐文如何变成甜文》 37、做君子好难(第1/5页)

    游旭之走到张醉冬家门口,见着有人在他家门口徘徊,他还没走近,那人就已经先看到了他,在原地停顿了片刻,小跑了过来。
    “游少爷。”蒲平乐轻喘着气打招呼。
    平日不觉,这段时间游旭之不曾去找他,他才陡然觉着有了许多不同,他已经好一段时日没有见着游旭之了,他心中忐忑,故而有心试探。
    “你怎的身上都湿了?”
    游旭之:“掉河里了。”
    他走得急,鞋子也没回去找,现在停下来方觉脚下石子硌脚。
    蒲平乐讪讪的应了声“哦”,接着便是满脸欲言又止,白白净净的书生脸赏心悦目,泛上愁容也不会破坏美感。
    “你怎的在这?”游旭之问他。
    蒲平乐好似才想到,从怀里掏出一张请帖,道:“村里蒋岩下月初要成亲了,我来帮忙送个请帖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游旭之从他手中接过请帖,翻看了两眼,说,“请帖我帮你交于他吧,你先下山吧,时候不早了,晚了山上危险。”
    蒲平乐觉着哪儿不对劲。
    他抬眼问:“你呢?”
    游旭之笑了声:“我跟你这细胳膊细腿又不一样,你甭管我。”
    蒲平乐舔了舔下唇,小心翼翼的问:“游少爷,你——最近怎的不来找我了?可是我让你哪儿不高兴了?”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游旭之注意力不在他身上,将湿发甩至脑后,道,“你别多想,过往是我太放肆,不曾仔细问过你的意愿,如今我已然看清了自己的心意,今后我亦是不会强塞你东西。”
    蒲平乐嘴唇微张,不敢置信的看着游旭之,他这番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,蒲平乐自然不会听不懂其中的意思。
    他缓了缓,自嘲笑了声:“不曾想,原来游少爷也只拿我当个乐子,也罢,既然游少爷看清了自己的心意——”
    他顿了顿,说:“是平乐不知好歹,误以为游少爷乃是良人,竟妄想……”
    他点到即止,转身步伐踉跄,犹如被辜负的人,背影都透着伤心欲绝。
    游旭之看着他的背影,摸了摸头发,摇头叹息:“之前待你不薄,也不见你待我好过,可惜咯……”
    可惜了那些银子了。
    他低头看着手中喜帖,唇线扯平,风一吹,湿透的衣服仿佛冷到了骨肉中。
    书中蒲平乐算计张醉冬那天,就是在那晚喝完喜酒之后,张醉冬喝的醉醺醺的,蒲平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